欢迎来到广东省云浮平兴钓具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

400-221-5107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400-221-5107
手机:13132659871
邮箱:5598652@qq.com
地址:广东省云浮市新下镇平仑路19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钓竿 >

钓竿

经常被香港人瞧不起

作者:admin 时间:2018-12-17 14:16

  “1990年的股灾发生之前,台湾的监管是很松的。”方世圣说,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台湾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业,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对于当时的台湾人来讲,有种忽然暴富的感觉,可经济的腾飞并不能带动全民整体素质的发展。“那个时候的台湾人,经常被香港人瞧不起,开车的人互相抢道,烟民会在公共场所随便抽烟,这些在现在的台湾,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在此期间,台湾的金融业也开始快速发展。最开始,证券公司在台湾属于特许行业,和现在的大陆一样,通过审批才可以开营业部。后来,台湾当局对证券业完全放开,几乎什么人都可以开,只要有一定的资本金,不管股东背景如何,都能入行。在1990年股灾之前,台湾岛内,证券营业部有近2000家,而大陆眼下也不过是3000家。

  1990年6月,台湾股市一下从12682点掉到只剩下2000多点,岛内证券营业部倒了一大批。有的券商活不下去,只好往外跑,有的跑到大陆来。“像当年的天仁证券就是因为股灾而几近破产,股灾之后一夜之间资金缺口扩大到二三十亿台币,后来,天仁证券转去大陆做天福茗茶才得以存活。”方世圣说。

  方世圣还提到了台湾股灾前存在的一些老鼠会。这类机构类似于传销组织,卖清洁品的、钻石的,什么都有。他说,老鼠会其实就是一种非法集资,集资之后允诺一个很高的利息,比如年息10%,甚至达到20%,“连我爸妈都上过当,比如花40万台币买一颗劣质钻石就可以入会,每年返给你一定的利息,你拉到一个入会的人,再给你一笔钱。”这种传销公司在监管上是一个空白,只能以违反银行法来治罪,但罪都不重。

  此外,方世圣在谈到台币升值导致的热钱流入问题时说,有段时间,台湾当局一边面对着美国政府的施压,另一边听着出口商的控诉,还采取一种很可笑的方式,使台币按照固定的速度,每天升值几分钱。1987-1989年,国际热钱不断涌入。面对热钱,政府却没有经验如何处理。后来外资觉得台湾股市炒得太高,在8000点的时候几乎全线元多钱,现在的汇率差不多是三十几元。

  据方世圣介绍,1990年之后,台湾当局一直在反思,且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来维护市场,包括授予证券监管部门一定的检查权、抓内线交易、给老百姓灌输投资观念、严管外资等,“货币当局的头儿没事就会找外资喝咖啡,外资企业拿进来的钱如果一直不动,摆明了是套汇的话,他会用市场化的方式把你赶走。”

  因为1980年代的时候电脑没有普及,大家都是到“号子”(证券公司营业部)里去做股票,营业部的工作人员把股票名称和股票编码都写在小黑板上供股民选择。那时营业部里最红的就是经纪人和“红马甲”。由于没有实现电脑交易,交易所把交易终端安装在各个营业部,股民把要买的股票告诉经纪人,经纪人写下来丢给“红马甲”,由“红马甲”下单。

  “我记得最疯狂的时候,你根本挤不到柜台前。”方世圣说,开盘前大家争先恐后往前挤,经纪人开盘前就写了一大堆单子,然后把单子统统丢给“红马甲”。“红马甲”敲单速度非常快,但一直敲到收盘,连开盘前下的单子都敲不完。所以那个时候是股民有求于经纪人,整天给经纪人和交易员送礼,大家都说“拜托拜托明天早上先敲我的单”。有的老阿婆挤不进去,只能扛着钓鱼竿到营业部把单子绑在钓鱼线上,伸进去给经纪人。

  不仅是上班的、不上班的如此疯狂,连在校学生都参与到全民炒股的热潮中。“我一个同学,做股票做疯了,结果有2/3的学分不及格,最后被学校要求退学。”方世圣说,那个时候买股票完全没有选的概念。股民可能会说,“小姐麻烦第一排第三只股票帮我买三手”,就像签六合彩一样,很随意的,老百姓连股票是什么都根本搞不清楚,更不用提什么市盈率了。

  疯狂的行情中,证券行业是最赚钱的。学生们都争着考上台大等重点高校的金融学院,最难考的也是证券相关专业,在本科学历含金量极高的1980年代,台湾重点大学毕业生也削尖脑袋想进证券公司。“开玩笑,那时候证券公司的扫地阿姨一年的年终奖也能有30个月的月薪。”

  “台湾当时跌幅很深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借钱’炒股,这个借钱是指融资。”方世圣提到,台湾的融资融券业务起始于1970年代,“1990年以前,台湾股民可能占到80%以上,现在可能不到50%。”

  跟随股市暴涨,台湾的房价也被抬到一个空前的高度。方世圣回忆,泡沫破裂之前,台湾的房价在股市达到峰值之后一年达到最高点,1991年的时候台北市中心房价每平方米合4万元人民币,“在上世纪90年代初之时,这个价格已经十分之高”。随着股市的崩盘,台北的房价最多跌掉了50%。现在台北的平均房价在每平方米3万元人民币。

  提及自己的老本行,方世圣对台湾当局的做法颇多赞许。他说,在期货行业,台湾一直做得十分规范,把关十分严格。“我参加营业员资格考试的时候,通过率只有7%,这还不是最低的通过率,更低时只有4%。”

  在严格的把关之后,台湾还有严格的法律来严惩期货从业人员的违规,不允许业务人员替客户做单子,如果被客户告了,还可能惹上牢狱之灾。“我有个同事,因为代客操盘被关了半年零一天。因为在台湾半年以下是可以交罚金代替坐牢的,法官故意多判了一天,意思就是一定要让他坐牢。”

  提及大陆正在加紧推出的股指期货,方世圣说,1998年台湾地区推出了期指,期指上市初期,当地基金业的态度是一不关心二不做,因为很少有人懂这个产品,“公募基金心中没有底,交易所也不知道期指会给基金业带来什么影响。”

  近年则逐渐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善于利用期指的基金排名在逐步上升。2008年4月到2009年3月底,台指下挫近四成,台湾地区股票型基金与平衡型基金平均下跌约31%,但及早进入期货市场避险的基金,绩效明显优于大盘与同业。

  相比1990年的股灾,2008年金融风暴刮起之际,台湾的股指期货已经推出了10年。同样是面对两次危机,对比大陆的股市,沪市从6124点到1628点,跌幅超过70%,台湾股市不过跌了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