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东省云浮平兴钓具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

400-221-5107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400-221-5107
手机:13132659871
邮箱:5598652@qq.com
地址:广东省云浮市新下镇平仑路19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钓钩 >

钓钩

这个矛盾如何能解释清呢?看来只有解释成:在

作者:admin 时间:2019-02-26 13:06

  钓鱼群岛至少从明代起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一个不仅中国人,就连琉球人、日本人也都承认的事实。但琉球人是怎么看这个列岛的呢?目前所知道的琉球人写的书中出现有钓鱼群岛名称的仅有两部,即向象贤的《琉球国中山世鉴》和程顺则的《指南广义》。这两部书都是用中国名称来记载这些岛屿的,把那里看成是中国领土。另外,还有没有不属文献资料的、琉球人关于钓鱼群岛的口头传说呢?

  《地学杂志》第12辑第140—141卷(1900年8~9月)上刊载的冲绳县师范学校教师黑岩恒的论文《尖阁列岛探险记事》中引用了1885年(明治十八年)9月14日冲绳县大城永常写给县厅的报告。报告中说,“鱼钓岛位于久米岛的西南偏南方,岛长约一里七八合程,宽约八九合程。自久米岛的距离约百七八里程”。这个岛从位置和地形来看明显是钓鱼岛。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在当时的琉球是把中文的“钓鱼岛”改写成了日语的“鱼钓岛”,琉球语称为“要控”(Yokon之音译)。同年9月22日,冲绳县令西村舍三在给山县有朋内务卿的呈报书中说:“久米赤屿、久场岛及鱼钓岛古来即为本县所称之名……”这个“久米赤屿”就是中国文献中的赤尾屿,“久场岛”为黄尾屿(本书后面还将用资料说明)。“鱼钓岛”就是钓鱼岛。

  这里,既没说钓鱼岛在琉球被写作“鱼钓”岛,也没说被称作“鱼钓”岛。只是说琉球人原先把这个岛叫“要控”,把黄尾叫“姑巴”(“久场”之音译)。

  再者,于冲绳本岛那霸出生的琉球学博学之士东恩纳宽惇,在他的《南岛风土记》(1949年5月序)中写的也是“钓鱼岛”而不是“鱼钓岛”。该书写道:“在冲绳渔民中早就流传着友昆、姑巴甚麻的岛名。据传友昆是鱼岛,姑巴甚麻是蒲葵岛之义。因此,我不知道友昆(或要控)是原名,还是姑巴甚麻是原名。”

  石垣市的地方史学家牧野清的《尖阁列岛小史》中写道:“八重山的遗老们,现在还把尖阁群岛叫做依棍姑巴甚麻,这是把两个岛名连在一起了。依棍岛是钓鱼岛,姑巴甚麻指的就是久场岛。但他们不一个个分开来叫,而习惯于用这种叫法表明整个尖阁列岛。”(总理府南方同胞援护会机关刊物《冲绳》56号)

  牧野说,“依棍姑巴甚麻”不是钓鱼一岛之名,而是钓鱼、黄尾两岛的琉球名,也是所谓“尖阁列岛”的总称。我推测这种说法是正确的。琉球列岛中距钓鱼群岛最近的是八重山群岛的西表岛,它位于钓鱼群岛南方约90海里处。从冲绳本岛到钓鱼岛有230海里。有机会去钓鱼岛附近的,只有那些从中国福州返回那霸的琉球王国的官吏以及船上的船员,再有就是一些在琉球的渔民。从地理关系上看,我认为八重山群岛的渔民比冲绳群岛的渔民更有可能接近钓鱼群岛,并知晓它的形状。所以,我采用了在八重山生活的研究学者的说法。

  倘若牧野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东恩纳把“要控姑巴甚麻”当做是钓鱼岛一岛之名,就是错误的了。并且在1970年的今天,八重山的遗老们还把“鱼钓岛”(钓鱼岛)叫做“依棍”,把“久场岛”(黄尾屿)叫做“姑巴甚麻”。这种说法与1900年黑岩恒所说的,原来钓鱼岛叫做要控。要控、友昆或依棍,三者意思相同黄尾屿叫姑巴甚麻,但“至近年”,岛名互换了。在情况上有些出入,这个矛盾如何能解释清呢?看来只有解释成:在19世纪的某个时期之前,“钓鱼”是“要控”,“黄尾”是“姑巴”。1900年左右,“钓鱼”成了“姑巴”,“黄尾”被叫做了“要控”(依棍)。再往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又像过去那样把“钓鱼”叫成了“要控”(依棍)、把“黄尾”叫做“姑巴”了。

  在生活和工作上与这些岛屿有着密切关系的中国航海家以及册封使,对岛名的叫法比较统一。“钓鱼”、“黄尾”、“赤尾”是固定的,虽然有时在下面加上了“岛”、“台”、“屿”、“山”等不同的字,或有时将钓鱼、黄尾、赤尾中的“鱼”或“尾”省略了,但意义相同不会弄混。然而,如果与生活关系不密切,只是在闲谈中偶尔将那个遥远的无人岛搬上话题,那么岛名就可能会因人因时而被张冠李戴了。对普通的琉球人来说,这些小岛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也从来没听说过“鱼钓岛”这个官场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