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东省云浮平兴钓具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

400-221-5107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400-221-5107
手机:13132659871
邮箱:5598652@qq.com
地址:广东省云浮市新下镇平仑路19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钓钩 >

钓钩

叫它陆上“死亡之海”绝非危言耸听

作者:admin 时间:2017-10-19 07:36

  天空一碧如洗,飘散着悠悠白云。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峦下,牦牛三五成群;脚下一望无际的草原,盛开着数不清的野花,白的若雪,黄的像星,紫的似蝶,星星点点地装饰着这满目的苍绿……

  81年前,就在这片寥廓无边的水草地上,许多红军战士一陷入泥潭,就再也没能走出来……

  1935年6月到1936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从阿坝进入今红原县内,渡过嘎曲河,穿越日干乔大沼泽,辗转北上。

  小学课本里有一篇名为《金色的鱼钩》的课文,这个故事的发生地据传就在日干乔大沼泽行往班佑的途中。

  文章中,作者陆定一记述了一件事:一位炊事班长带着三个生病的小战士穿越草地,他把缝衣针烧红,弯成鱼钩,在水塘边钓鱼。战士们喝上了新鲜的鱼汤,而老班长为了节省口粮,自己一口也不肯尝,最终倒在草地上,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这篇课文,曾让我们深深震撼。但是,近些年网络中也出现了一些言论,说这件事以及一些长征中发生的事是“假的”。

  当年的日干乔,草海泥潭密布,人走在上面脚下软绵绵的,稍有不慎就会被沼泽吞噬。当地人说,这一带气候异常恶劣,仲夏季节会飘下雪花,狂风、冰雹、风绞雪更是家常便饭。加上3300至3500米的海拔,叫它陆上“死亡之海”绝非危言耸听。

  红原县党史办杜艳告诉我们,上世纪,为了增加放牧面积,当地政府在日干乔挖掘了排水沟渠,地下水位下降,湿地萎缩退化。另外,草原地貌同质化严重,每一处看上去几无差别,因此很难判断到底哪里才是老班长钓鱼的确切所在。

  “根据文章里的描述,他们所走的草地随处可见水塘,这跟日干乔大沼泽当年的地貌相一致,应该就在这沼泽的某处。”杜艳说。

  63岁的红军后代田竞,在草原地区偶然发现,这里的旅游点有种特色饮食辣锅鱼,当地的藏族老乡称为“黄河鱼”,“这种鱼可能就是文章中红军当年钓来当饭吃的鱼。”

  这一猜想也在杜艳那里得到了回应。“黄河鱼在草地很常见,是一种无鳞的冷水鱼,巴掌大小。这种鱼基本只有脊柱那一条骨头,刺很软,很好咬。”杜艳认为,课文里说老班长常咀嚼吃剩的鱼骨头,的确跟黄河鱼的特征相吻合。草地上,我们在很多处的水坑中,都见到了这种鱼,小小的,银白色,和文中描述的很像。

  当8月的北京正被酷暑笼罩时,这里夜间气温最低仅有一两度,中午时最高温度则有20多度,温差极大。早上,太阳出得晚,天气阴冷;中午晴空万里;下午有时突然黑云密布,暴雨便铺天盖地而来。

  课文中的老班长是一名炊事员,而田竞的父亲田长华在长征时也是一名炊事兵,他的经历也能印证文中的一些内容。

  1935年,田长华离开家乡前往松潘,路遇红军而被征召入伍,随军三过草地。

  从父亲当年写下的自述、报告里,田竞读到了红军过草地时的艰辛。“在草地的行军方法是很小心的,因为草地上走的路是一层草根结成的泥潭,每踩一脚都扑哧、扑哧地冒水,走过的人多了,就会破坏草根的拉力,人就会陷进泥沼中。如果陷下去了千万不能用脚向下用力踩,因为那样踩只会越陷越深,应该把上半身向侧方向躺下,用手抓住侧面的草往侧面爬,或者由其他同志伸出木棍拉。”

  2008年,老兵田长华故去。如今田竞也已是花甲老人,他三次重走长征路,留下了150万字和近5千幅照片的资料。

  在红原县,最后一位离世的老红军是2011年过世的老兵侯德明。他的大儿媳阿尔基对我们说,1936年侯德明来到大草原时,双脚得了严重的炎症,走不了路,三个正在放牧的藏族老乡看到,就把他搭在马上带回家养伤。

  脚伤恢复后,再追上红军已经不可能。他就在这片草原上扎了根。侯德明生前回忆,当年草原的草很高,甚至高过了年幼的他的头顶,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过草地时,每到天黑部队就要编号清点人数,每天都有好几个人失踪。”

  过草地到底牺牲了多少同志,至今也难以统计。据了解,仅二方面军过草地就减员约3000人,以致后边的人无须向导,顺着遗体就可以找到行军路线。

  而如今,在日干乔大沼泽上,藏族牧民早已搬进了牧民新居,一改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传统,草地也成了红色旅游区。

  一路追寻,最后我们得知,这枚鱼钩真实地存放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站在茫茫草地,远望陕北的方向,蓝色的天空美得像是图画一般,心中不禁想起伟人的诗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长征的壮举,不容置疑,长征的精神,将永远传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