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东省云浮平兴钓具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

400-221-5107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400-221-5107
手机:13132659871
邮箱:5598652@qq.com
地址:广东省云浮市新下镇平仑路19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钓钩 >

钓钩

往往准备的蚯蚓多了

作者:admin 时间:2019-06-23 00:02

  高手在民间!绍兴人钓黄鳝自有高超技法,能在石砍缝中钩黄鳝,也能用伞骨在泥田里钓黄鳝,其中,石砍缝中钩黄鳝堪称绍兴一绝!

  越城区花鸟市场附近的小河中,一男子坐在救生圈上,将一只只长长的带钩子的竹签放入河坎的缝隙中,钩子上钩着蚯蚓,钩子尾部的小铃铛或泡沫块晃动,他连忙将钩子拉出,一只7、8两的黄鳝钓了起来,原来他在钓黄鳝,这种古老的钓黄鳝技法吸引了许多路人的好奇目光。

  不远处,他的一个同伴身穿防水衣,站在水里,也收获颇丰,大概一天钓了4斤黄鳝。野生黄鳝可以卖100元/斤,还很紧俏。

  在以前的绍兴,出了城门,就是田畈了,也就是现在的一环外,田与水面广泛一片,水乡风光无限。

  那时候,村子前后左右都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每到四月底五月初,乡间充满了泥土的芬芳,蜂飞蝶舞,草籽花香,生机盎然。拖拉机耕田过后,农民还会拿铁扎把泥土敲碎,为水稻播种插秧做准备。此时,田里的黄鳝就过了冬眠期,纷纷在晚上游出来吃虫子、蚯蚓和秧苗。运气好的时候,白天也可以看到黄鳝在水田里晒太阳。

  黄鳝味美,肉质细嫩,但要抓到黄鳝并不容易。有些农民,吃过晚饭后,就会到水田里去“照黄鳝”。他们腰上绑着鱼篓,脚上穿着高筒靴,左手拿电筒,右手拿钳子。这种钳子,是农民自己用两片削好的毛竹做成的,很像《天龙八部》里岳老三的“鳄鱼剪”。黄鳝生性胆小,晚上才敢出来觅食。

  但是它们没料到农民会用电筒发现它们的踪迹。这个电筒,种类也很多。最常见的是装两节一号电池的螺旋电筒。这种电筒照明效果不怎么好,小灯泡经常要坏,电池也用不了几天,按钮还容易失灵,但价格略显便宜,拿起来也比较轻便,因此适合我们这种业余的“捕鳝者”。

  骨灰级“捕鳝者”用的是一种绿色的充电应急灯,光照强度大,明察秋毫,令黄鳝无处藏身,但这种照明设备需要长时间加蒸馏水充电,提起来也比较重,当时如果要买这种两三百块的照明灯,可是要作一番思想斗争的。听村里的长辈们说,他们小时候“照黄鳝”,用的是汽油灯或煤油灯,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晚上抓的黄鳝,能装一脸盆。

  那时候我正读小学,晚上虽然没有现在学生那么多的家庭作业,但大人也不允许我每个晚上去“照黄鳝”。不过,白天或周末,我去钓黄鳝,父母是不会阻止的。

  钓黄鳝的方法,我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用废旧的轮胎钢丝或雨伞骨架,一头磨尖,用火烤红,然后用老虎钳钳出一个弯钩,就可以去田间地头钓黄鳝了。

  钓黄鳝,需要用绿色的粗蚯蚓做诱饵,穿在铁丝钩上,伸进黄鳝洞里。如果洞里有黄鳝,它们马上会咬住钩子往里拽,我就使劲一拉,黄鳝就被拉出来,掉到机耕路上。所谓的机耕路,就是给拖拉机让出来的路,有些机耕路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水罗汉头”,钓起来的黄鳝钻进草丛中,很难找到了。所以我扒开“水罗汉头”一阵乱抓,既想把黄鳝捉拿归案,也有点胆怯,怕遇上蛇。

  黄鳝多的日子,找蚯蚓是个难题。有时候,蚯蚓被黄鳝吃完了,附近却没有挖蚯蚓的地方,只能“望鳝兴叹”。黄鳝喜欢吃的绿蚯蚓,小白菜地里居多,其他土壤里并不容易挖到。所以,有时候,出去钓黄鳝之前,我会先挖到足够多的蚯蚓。但这事很奇怪,往往准备的蚯蚓多了,黄鳝却少了;咬钩的黄鳝多了,蚯蚓却不够了。

  钓黄鳝,最关键的步骤是找准黄鳝洞。这些洞口有些在机耕路两侧的石头缝里,有些在田角,有些在“田绳”下。所谓“田绳”,就是两快水田之间供人行走的一条30厘米左右宽的泥土过道。有些小朋友在钓黄鳝的时候,发现“田绳”下面有“大物”,钓又钓不出,干脆撸起袖口,卷起裤管,走下田里,用手“暴力挖鳝”,“田绳”被挖断,被种田的老农看到,骂得狗血淋头。

  童年贪玩,钓具不注意收藏,往往用一年,丢一年。到了钓鳝季节,又要重新做。但那时没那么多的轮胎钢丝和雨伞骨架,我就去小店里买大号的缝衣针,用蜡烛烧红,用老虎钳做好弯钩,用苎麻线紧紧地绑在毛竹片打磨成的细竹棒上,钓鳝的效果也是可以的。

  钓着钓着,读完小学了,作业多起来了,眼睛也近视了,度数也越来越深。田里的化肥农药用得越来越多,很多黄鳝、泥鳅甚至是水虫都翻着白肚皮死在了水田里,看着蛮可惜。

  现在,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忙得不可开交。偶尔在网上看到别人钓黄鳝的视频,心里直痒痒。各种精美的钓具,淘宝上是应有尽有,甚至蚯蚓也可以买到。

  可惜,环顾四周,已经没了农田。风景秀丽的环城河边,零星坐着几个钓鱼人,也都上了年纪。“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情景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的儿童,周末要么在上班(培训班),要么在刷题,要么在吃鸡(玩手机),如果真有机会到水田里,估计也是鳝蛇不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