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东省云浮平兴钓具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

400-221-5107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400-221-5107
手机:13132659871
邮箱:5598652@qq.com
地址:广东省云浮市新下镇平仑路19号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钓钩 >

钓钩

最多载一些面善的人

作者:admin 时间:2018-01-18 07:36

  

  本报上海讯 昨日上午,上海浦东新区新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开始调查“钓鱼”式执法事件。21日下午,一名已金盆洗手的上海“钓头”约见央视记者,自曝与执法队分成的内幕。

  22日上午10时许,上海浦东新区新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成员来到孙中界所在公司调查。此前有消息称,上海市领导因对执法局的调查报告不满,所以让浦东新区政府进行再调查。

  调查组两名成员来到上海庞源建设机械工程公司后,在大批记者的追问下,调查组一成员说自己姓陆,是浦东新区政协委员,同时也是一名律师。

  陆律师说,联合调查组是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媒体代表组成,共分成三组。他是第一组成员,主要负责了解孙中界个人和其公司的一些情况,其他两组分别调查乘客和执法人员。陆律师表示,他收到了调查组的邀请,但他也是自愿参加调查的,没有官方背景。

  调查组成员先后和上海庞源建设机械工程公司柴总经理、孙中界及其哥哥进行了约1个小时的闭门谈话。

  孙中界说:“我对这个联合调查组期望太大了,对他们还是有信心的,希望他们能依法办事,还我清白!”

  当调查组成员走后,孙中界接到了商丘老家母亲的电话:“儿啊,出这么大的事儿,咋不早点告诉我。”“没事的,娘,我不是怕你担心吗?”孙中界有些哭腔,“有家乡的记者,还有全国其他地方的记者都在这里,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虽然执法方面对记者采访,一再坚持没有“钓鱼”式执法情况,可在21日下午,一名金盆洗手的上海“钓头”约见央视记者刘楠,自曝和执法队员分成的内幕。昨日,刘楠让记者观看了她拍摄的画面。

  这名“钓头”说:“抓一辆车,我得200元,上车的‘小钩子’得200元,执法队员得100元。如果一个月抓50条鱼,我们就能得两万元。一个月一结账。执法大队出去执法时,提前告诉我们执法的地点,我带一帮人去拦车。上海市一个区一般有一两个‘钓头’,‘小钩子’多了,随便找。我手下最多时有20多个‘小钩子’。行动前,我们‘钓头’会对‘小钩子’讲清楚,下车时把手刹拉住,车钥匙拔掉。执法大队来把车子开走,‘小钩子’就下了车。然后再去抓其他车子。”

  “钓头”说,自己做“钓头”时,经常心也慌手也慌,“想想自己太缺德了”。上海官方仍拒绝公开钓鱼案钓钩身份

  面对这些天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浦东新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办公室副主任丁建国21日接受东方网采访时说,“公众舆论似乎都认定,只要打击非法营运,就一定在用倒钩执法,如果都是这样的定论,那对敢于作证的乘客是不公平的”。丁建国口中的“打击非法营运”这个行业,每天都要碰到,比如当街设摊的、临时搭棚的,“我们也有同情心,但似乎一面对弱势人群,我们就被妖魔化了”。

  对此,丁建国说,虽然他们被公众和媒体误解,可打击非法营运的势头不能减,明年上海世博会召开,更要规范车辆营运秩序。不过,对城管或交通执法队伍来说,打击“黑车”最大的难点在于执法取证之艰难,“有些乘客配合执法,也有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可以送到目的地了,还要讲它干吗”?经过“断指”事件的影响,丁建国担心,肯来举报的市民可能会减少。

  据新华社上海10月22日电 连日来,新华社记者针对上海等城市接连发生的“打黑车”执法争议事件,就相关情况进行了追踪核实,发现一些地方确实存在“钓头”和“钓钩”,其“钓鱼”内幕触目惊心。

  新华社记者采访的一名黑车司机说,“钓头”在招募“钓钩”时一般有三个要求:第一是长得干净,不猥琐,但也不容易被记住;第二是衣服得穿得干净,得像个普通市民;第三是容易被信任,和蔼一点,憨厚一点。他说,虽说自己很注意,一般不载陌生人,最多载一些面善的人,但还是防不胜防,也被“钓”过。